野原新之助

Charlie C. Tan Imaging:

何小胖·LoFoTo:

今年广州八月底到九月中实在太多雨了~ 这段时间刷的图几乎都是在雨天进行~雨一停水汽就上来~整个景~蒙嚓嚓~趁着有点小北风空气通透~赶紧拍 原本想多拍几张把小村子灯光拍多点用合成大法~不知道哪里传来一阵~豆鼓蒸排骨~还有炒酸笋的味道~真的好TM香~只听见肚子的一声回响~穿梭在灵魂深处~不争气的我就收机找吃的去啦~

LOFTER官方博客:

照片冲印·公测 - 抢100个免费冲印机会

乐乎印品“照片冲印”服务已经上线,为了获得更多用户反馈改善体验,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推荐 或 转载 这篇文章即表示报名参与。

进入乐乎印品冲印照片>>

公测商品:

照片冲印,6寸细绒相纸,0.8元/张

活动详情:

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随机选出:

100个“免费冲印50张”机会

1000个“冲印30张免单10张”优惠

“公测代金券”会直接发放到选中用户的印品账户(LOFTER App→“我的”→ 乐乎印品 →优惠券),希望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照片后,到LOFTER晒单并打上#乐乎印品#标签。

进入乐乎印品冲印照片>>

感谢 @_张内咸  提供作品进行打样

好无聊。。。

已经接受她的离开。但心里还是很痛,爱她,却没有保护她给呵护她,给她的是不成熟,是需要时的不在,该啊,如果怪别人,还好,我可以骂它可以打它,但,谭丽果,是我自己弄丢的。谭丽果,这个名字代表了太多。。。


你若安好

那还得了


春节是谈恋爱的好时机



1.


她不算大美女。我给她的遗言是“买卖不成仁义在,以后还能做伙伴”,然后拉黑。这大约是半年前的事。


我心目中的大美女其实是小美女,身高萌萌的,脸蛋嫩嫩的,眼睛大大的,最关键的,腿必须瘦瘦长长的。理想中的女朋友大概是四川人,而她是东北人。


“又要个矮又要腿长,你娶个癞蛤蟆得了。”老妈一边给我盛饭,一边愉快的聊天。“别人过年都成双入对的回家,你呢,每年都跟个电线杆似得往家里一戳,还是那种鸟都不拉屎的电线杆。你看人家XX,上个技校都能泡到局长闺女,你呢!书都白读了!”


嗯,今天的米饭好像没熟。


“这一年我给你介绍了多少对象!恩?!我容易吗我。你问问你爸,这一年我们找了多少关系。”


我看了一眼老爸,他吃了一口醋溜土豆丝,表情怪怪的。老妈说的没错,拜她所赐,今年我也算阅女无数。有真正的富二代,吃完饭被玛莎拉蒂接走。有结婚狂,纠结小孩的母语应该是什么。还有只在照片中减肥成功的姑娘,脸就像十五的月亮。


“李局长女儿怎么了!人家姑娘要样子有样子要学历有学历,你那只眼看不上了?你脸上长的是鸡眼啊!”


我也吃了一口土豆丝,靠,怎么这么咸。这放的是酱油吧。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再跟你爸似的吃成个胖子,哪家姑娘会跟你。”


我又看了一眼老爸,他夹了好多土豆丝,脸上的表情已变得很享受。


“好吃吗?”老妈气呼呼的问我。


我含着咽不下的米饭和土豆丝,拼命点头。


2.


李局长女儿确实不错,身材、谈吐、学识都不错。刚从美国回来,一身海外高等华人范。我这个土鳖选了一家山西焖面馆见面。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不可能:我喜欢四川妹子,而她大概喜欢美国帅哥吧。


所以我专注于吃。谢耳朵和火车,哥白尼和太阳,贝卢斯科尼和女人,我和山西焖面。1000集的言情剧都说不完我对山西焖面的爱恋,那是多么喜乐安康的存在。面条柔韧劲道,滋味浓郁,辅以精选的上好猪肉,油脂香而不腻。这家店还独创的加入少许柠檬,隐隐的酸味让面条更加通透灵动。还有其它难以言传的美妙滋味,而她统统无福消受——那顿饭她几乎没动筷子。


不知道心理学家怎么想,反正我觉得,一个人对另一人钟爱的食物表达不屑,基本等于宣战行为。所以当我擦完嘴,她突然建议找个咖啡店“再聊聊”的时候,我满腹狐疑:这货不会是酒托吧。


3.


那天晚上刚回家,老妈就打来电话。


“那女孩怎么样?”


“嗯,不是酒托。”


“废话,谁告诉你她是酒托的?!你骗到手没?”


“……没有,我不太喜欢她。”


“你凭什么不喜欢人家!”


我沉默了一会。“因为她姓李。”


电话那端久久无语,我怀疑老妈在发力伸长胳膊,穿过大半个城市,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像小时候那样把我拎起来。哎……残暴的老妈,往事只堪哀。


所以我马上解释:“根据优生学原理,基因差别越大后代越优秀。大姓人太多,他们的基因图谱非常类似中国人的平均基因图谱,小姓就不一样,和大部分中国人差异较大……喂,妈,你在吗?”


过了半天电话里传来一句:“我记得你姓张。”


后来老爸发来一段长长的短信,什么男子汉要有自信,不能妄自菲薄,你其实很优秀之类的。还说我们家条件比她家好,不要怕,有爸妈做后盾。我姑姑啊!这时候不用煽情吧,我只是单纯的没那么喜欢她。


4.


谈恋爱这事,还是要趁早。都这么大了,该明白道理的都明白了,该经历的风雨都经历了,该见过的世面都见过了,谁还能看上谁。18岁那年我半夜骑车两小时,穿过大半个城市,只为送朵花。回来大雨倾盆落下,长安街的积水都漫过脚踝。我扔下自行车,对着毛主席,肖申克式仰天长啸。没把我当成恐怖分子一枪毙了,中央警备局那帮人真是失职。第二天一边发烧一边微笑,幸福的像个白痴。头晕目眩,也不知道是因为白细胞增生还是初恋白皙的脸。人一辈子傻X一次就足够了,半夜三更送植物生殖器给女生,这都什么事啊。爱情这玩意,是病,得治。


所以那天在咖啡店,我坦诚的告诉李姑娘,你对面的这个家伙不是什么暖男。对我来说,找女朋友很重要,但又没那么重要。我不会把人生大部分精力浪费在求偶上,创造什么意境拨弄什么心弦,更不会强迫别人喜欢我。当然,我没告诉她的事也有很多,包括我也不会强迫自己喜欢别人,还包括咖啡会让我的肠道不规则运动——也就是拉稀。当我从卫生间出来,她已经不在了,什么都没留下,包括账单。她终究不是酒托,不过无所谓了。


说实话我很享受单身的状态,随心所欲。想看电影,下班随便挑个人少的影院尽情的看。想吃大餐,随便点几个菜打包回家慢慢吃。从什么时候起人类行为在满足欲望之余还附加了社交意义?有必要么?一个人在家,可以对着遥控器唱歌,可以抱着电脑写小说,可以把音量放开看A片,何乐不为?


只是偶尔会寂寞而已。


5.


这座城市也会寂寞,在每年这个时候。烟花腾空而起,却看不见放烟花的人。路灯盏盏分明,照出满城空旷。我的小车跑过宽阔的东三环,两边高楼向我脱帽致敬:“大年初一加班的勇士啊,你是国家的大棒骨。”


呸,你才是大棒骨,你全家都是大棒骨,我只是逃出家门而已。奶奶率领姑婆姨婶军团对我地毯式轰炸。奶奶年纪大了,耳朵聋得厉害,我不得不一次次嘶吼:“我!不!想!找!女!朋!友!”但是貌似我找女朋友这事,和我没啥关系。不管我说什么,她们永远滔滔不绝:“我觉得老刘家闺女不错,有对象没?”“人家早就订婚了。”“我们单位廖处长在找女婿,回头帮你问问去。”“老秦头,咱老街坊,还记得吗,他家闺女不从小和冬冬玩吗。”……


于是我在晚上9点来到办公室。


6.


从某种意义上说,春节也是非常时期,类似世界末日。它不适用日常规则,不承认普世公理,所有习以为常的都不会发生,所有始料未及的都蠢蠢欲动。比如说,现代文明的基石——中央空调,在此时此刻的写字楼13层死的冰透。我就像世界末日的人类,利用一切资源维持生存。我把同事留下的所有衣服裹在身上,手腕垫着暖水袋,在一片黑暗中,对着荧荧的电脑,玩单机游戏。


这款游戏叫《真·三国无双》。我舞着一把银枪,哪人多杀到哪。杀掉最后一个杂兵,吕布出现了。等等,这个吕布怎么长成这样,唉呀妈呀,这那是吕布,这分明是曲婉婷!曲婉婷跳下赤兔马,横着方天画戟向我逼近。等等,我认出来了,这不是曲婉婷,这TM是李姑娘。李姑娘我可没负你,山西焖面的钱都是我出的。卧槽你砍我干嘛,别逼我打女人。卧槽你个女汉子,膂力居然比我还大,你这样的谁敢要啊。卧槽我要顶不住了……小乔!对不起,小乔,我不能……啊!


我猛地抬起头,胳膊又酸又麻。MD,李姑娘你这一戟太狠了吧!我跟你什么怨什么仇,至于追杀到梦里吗?我把电脑点开,瘫在椅背上,对着游戏暂停界面发呆……


7.


李姑娘很像曲婉婷,吃饭的时候我就说过。她以为这是赞美,表达了矜持的谢意。其实……厄……但是曲婉婷的歌确实不错,《我的歌声里》自不用说,《Drenched》也曾经单曲循环很久。事实上我喜欢的歌手,不论男女,长得都比较惨。他们中长的最耐看的偶尔参演电影,也是颜值仅够支撑五分钟的龙套。对女生的审美,我没有浅薄到加入外貌协会。如果,我是说如果,蔡健雅想和我交往,哇塞,肯定一万个同意。以貌取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按照美国人的标准李姑娘绝对是个大美人。见了这么多女生,李姑娘算是非常靠谱的,家世、身材、教育、见识、谈吐都不错,绝对是上等货,要不再和她聊聊?


不过她不如小乔。我的小乔爱笑。送花的那个暑假她在学校准备考试,没回四川。那天她捧着花一直笑,笑的大雨都韵脚温柔,路灯都眉眼弯弯,我好像身处绿箭口香糖的广告中。18岁那年的春天认识她,春游的时候给我剥橘子,剥完橘子皮是一个小熊的样子。暧昧期给我发短信:“你来四川嘛,川妹子都很辣哦~”。为了庆祝在一起一周我们买了个西瓜,她捧一牙啃,西瓜比她脸都大。后来一起去地坛,有块园子不对外开放,我弓着腰向门缝里看,她钻到我和门之间的狭窄空间,看我在看什么。再后来我们开车回四川,她坐副驾驶,一路唠叨各种开车技巧和汽车知识,而她根本不会开车,她是我的王语嫣。小别后干菜烈火的开房,我故意看球赛不理她,她躺在我身边,小脚丫轻轻踹我……


可惜,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她。


8.


我才注意到衣服都掉到地上,居然不冷?哦,中央空调复活了。


这是谁干的?


楼里还有别人?


背景音是进风口的呲呲作响,以及窗外传来渺远的炮声。好像还有什么声音被淹没其中,人类的声音,被压抑和削弱的声音,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随着夜色弥漫在空气中的声音,若有若无的波动。某个秘密在安静的夜晚酝酿,我想它大概不需要窥视者。


但我还是成了窥视者。来到楼下停车的地方,我不经意抬头,发现秘密就在哪里,明显的就像明月当空。在大概16楼的地方,有一对男女正在做爱。男人把女人摁在玻璃窗上,循环往复。间或而起远处的烟花,照出他们霓虹般的身影,周而复始。我挥了挥手,他们没有看到。从他们的角度,我大概是一个孤零零的点吧,广袤视野中一个无足轻重的点,就像清明上河图的墨渍。


于是我钻进车里,打电话给李姑娘:“你好啊,春节快乐……”


作者:冬工厂


杂货店的女生


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戴着一个半框眼镜,绑着马尾,大大方方找零钱给我。看起来像是高中生,或者在念大一,我也没太在意,拿着水回到K身边,在旁边的公园里继续聊天。


过了几天,我和K又来到公园,他去那个杂货店买烟,我在旁边等着。又见到了她,换了一副黑框眼镜,头发披散在肩上,额前的刘海撇向右边,像是刚洗过头发。K拿出一根烟点着,继续跟我扯李志。


“你说李志为什么长那么丑。”K说。

“你见过哪个唱民谣的长成人样了。”我也抽出一根烟点着。

“也对,那李志和张玮玮,哪个丑?”K不依不挠。

“李志”。我把右腿放到左腿上,翘着二郎腿。

“那李志和万晓利呢?”

“李志。”我望着前面的杂货店发呆,把右腿放下,左腿放到右腿上。

“那周云蓬呢?”

“李志。”我把左腿放下,挺了挺身板。

“苏阳呢?”

“李志。”我看看杂货店,又看看天空,又看看杂货店。

“所以李志是民谣界里最丑的?”

我把烟熄灭,无奈地点点头。

K看着上升的烟雾,若有所思。

沉默了三根烟的时间,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杂货店的女生很好看嘛。”我忽然说。

“真的?刚才净想着逼哥的模样,没仔细看。”K说。

“好像是高中生,也可能是大一的。”我说。

“这么说可能还是处啊。”K一脸淫笑。

我满脸鄙夷,赶紧又点了一根烟。

“想再多看看她,”不知道这么说K会不会嘲笑我。

“去啊,假装去买瓶水好了。”

“该怎么说呢?”我赶紧问。

“就说买瓶水。”

“然后呢?就说这句?”

“再问问她在念高中还是大学,别磨蹭了,快去!”

我闭上眼想象这一副画面,我放假在妈妈的杂货店帮忙卖了一天东西,这时候有个不算太丑的女生过来和我聊聊天,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我忽然站起来,朝杂货店走去。事实上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她会不会觉得我是流氓?这样一想就走到了杂货店门口,没人,我拨弄了几下头发,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清了清嗓子。

“有人吗?买东西。”

杂货店后面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来是她妈,问我买什么。我面不改色,镇定地说:“一瓶水。”

拿水,掏钱,找钱,走人。我长吁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忽然落地,三步并做两步走到K面前,激动地说:“李志排第二,还有高晓松呢!”


2015-02-19 00:04


NBA全明星



我的全明星

中锋     姚明

大前锋   加内特

小前锋   杜兰特

得分后卫 科比·布莱恩特

组织后卫 库里


我的最佳阵容

中锋     奥尼尔

大前锋   诺维斯基

小前锋   皮尔斯

得分后卫 科比·布莱恩特

组织后卫 保罗


最爱球队·波士顿·凯尔特人

中锋     帕金斯

大前锋   加内特

小前锋   皮尔斯

得分后卫 雷·阿伦

组织后卫 隆多


最爱球队·圣安东尼奥·马刺

首发中锋       布拉切

首发大前锋    邓肯

首发小前锋    伦纳德

首发得分后卫 吉诺比利

首发组织后卫 帕克


替补中锋       斯普利特

替补大前锋    艾尔斯

替补小前锋    格林

替补得分后卫 贝里内利

替补组织后卫 米尔斯


我的未来全明星

中锋         伊巴卡

大前锋       阿尔德里奇

小前锋       伦纳德

得分后卫     汤普森

组织后卫     库里    


世界那么大

我们这么小


世界这么小

我们那么远